蓉琬小站

曾獲圓剛資助4年狂練!向玉麟終奪《快打旋風5》亞運銀牌:每多打一年都是賺到

Astrid Leo

曾獲圓剛資助4年狂練!向玉麟終奪《快打旋風5》亞運銀牌:每多打一年都是賺到

亞運電競選手向玉麟爲圓剛贊助電競選手,奪牌後回公司接受獻花。記者葉信菉/攝影

臺灣選手向玉麟在亞運電競項目《快打旋風 5》奪下銀牌,成績亮眼,向玉麟 13 日拜訪圓剛科技董事長郭重鬆,以回孃家的心情表達感謝,郭重鬆也贈送花束恭喜,原來,向玉麟曾在圓剛任職 4 年,主要工作就是專心練格鬥遊戲,誰也沒料到,12 年前他在圓剛小房間狂練的那段時光,成爲如今他在國際賽事上發光發熱的轉折觸媒。

终止上市!2024年首只退市股来了

9 月 28 日,向玉麟在亞運舉辦《快打旋風 5》冠軍賽中拿下銀牌,他除是臺灣第一位職業格鬥遊戲選手,也是目前臺灣「最高齡」的職業運動員,今年 44 歲。格鬥遊戲有 35 年以上發展時間,故也培養一羣 40 歲以上職業選手,今年亞運不乏同齡好手對戰,但在臺灣,能堅持到 44 歲的電競選手並不多。

向玉麟業餘練格鬥遊戲 20 年,直到 32 歲時才正式轉爲職業選手,「那時已經要把格鬥遊戲放下,我覺得已經沒辦法以格鬥遊戲討生活了,然後圓剛剛好給我一個機會(培育職業選手)去嘗試這個夢想,結果順利的一走就 10 年以上。」向玉麟回憶。圓剛 2012 年~2015 年以「員工模式」贊助向玉麟,讓他以圓剛員工身份天天到公司「上班」苦練。

普丁视察伏尔加格勒

「圓剛跟行銷部主管都是我的貴人。」向玉麟 13 日前往圓剛位於中和企業總部拜訪郭重鬆,兩人許久沒見,忍不住話家常,郭重鬆熱愛運動,還曾跟向玉麟在 E3 電玩展期間,在美國舊金山大橋一起騎乘自行車,由於向玉麟在格鬥遊戲社羣有高知名度,這類電競大展,圓剛參展攤位上往往出現許多電競迷,排隊等着要跟向玉麟 PK。

向玉麟跟圓剛結識,起因是他用來直播用的擷取卡故障,他輾轉聯繫圓剛希望能排除障礙,沒想到行銷部主管聽到用戶是他,得知他在電競直播有豐富經驗,想了解產品能否針對直播功能再強化,因而前往拜訪,瞭解向玉麟在格鬥遊戲的理想後,這位行銷主管就向郭重鬆舉薦,應該聘向玉麟以支持他電競生涯發展。

「憑良心講,我們能給的有限,但因爲公司已經有一定規模,想適當的幫忙一些國家特殊的人才。」郭重鬆說。

小房間苦練!贊助出國必賽

2012 年向玉麟成爲圓剛行銷部員工,主要的工作內容是練格鬥遊戲,他回憶主要工作地點是在一間沒有窗戶的小房間裡,隔音效果較佳,他一天練習8小時以上,由於格鬥電子競技在臺灣沒有完整訓練環境,他得靠着自己摸索苦練,直到 2015 年離開圓剛。

4 年之間,他天天來圓剛上班,期間比賽也拿到不少好成績,知名度持續向上。「我是希望他好好去發揮天賦,爲國家爭光,不要有後顧之憂啦!」郭重鬆說。

向玉麟當圓剛員工那 4 年「就是瘋狂的練習!」,因爲規定不必打卡,出國參加電競賽事,公司全額補助機票住宿等費用,向玉麟自己估算過,每年相關的比賽出差費用超過一百萬元,公司請款雖需要被審查,但他透露圓剛對他參賽細節不太過問,只要提出申請基本上都過關,更沒有要求贊助一定要有什麼回報。

南韩屌打台湾!他列5缺点:正常人都想投胎过去

「很難得,是有高度的互信才能互相幫助。」他開玩笑地說,若把比賽旅費加上他年薪,他的薪資報酬可能位居圓剛員工薪酬前段班。

罗晋删新剧宣传霸气护唐嫣 驳劈腿绯闻却遭网群嘲:恋爱脑行为

郭重鬆坦言,圓剛期望能幫忙社會上真正需要幫忙的人,項目未必要跟業績掛勾,比方圓剛也長期贊助南投旭光高中培訓空手道選手,今年也在亞運拿下金銀 2 牌。

邪王娶妻,废材五小姐

彭博:台海若開戰 代價10兆美元

郭重鬆引述約翰甘迺迪名言:別問國家爲你做什麼,要問你爲國家做什麼,「我目標是做公益,行銷效益是其次,圓剛產品價格也很高,因爲我們要賺取價值,發揮臺灣價值,」郭重鬆說。

郭重鬆雖然曾是向玉麟老闆,但如今也像極粉絲,頻頻詢問向玉麟面對冠軍賽如何做心境調適?看到銀牌也研究把玩一番,郭重鬆熱愛長跑,是馬拉松愛好者,他坦言每當自己參加全馬,前一天晚上都睡不太好,若調鬧鐘 4 點起牀,往往最後自己3點就起牀,自己也是運動人,對如何能在世界級賽事前一天穩住心情,他十分好奇。

向玉麟透露,他賽前的習慣是找一個無人打攪空間來回踱步,不交談,專心思考接下來比賽的戰術對策,做多方預測,思考如何應對,讓自己投入比賽狀態,提高自信心並降低壓力,他回想四強賽時壓力非常高,直到打贏香港選手,壓力才終於釋放,接下來的比賽就盡其在我的打。

你和我的嘴唇

小甜甜布兰妮爆婚变 小12岁模特儿丈夫提离婚

32 歲徬徨點遇圓剛招手,「能多打一年都是賺到」

向玉麟 10 歲多就接觸《快打旋風》,32 歲以前都是一邊唸書工作一邊練習,20 年時光,雖已有不錯的成績跟知名度,也開始嘗試作直播,但由於格鬥遊戲賽事獎金少,直播收益有限,差點無以爲繼。2012 年他加入圓剛,有穩定基本收入,可以心無旁騖專心練習,圓剛也因此更瞭解電競直播市場需求,「一切真的很巧,若不是我的擷取卡故障,又遇到圓剛主管,並獲得郭先生同意,一切都不可能發生。」向玉麟說。

32 歲才成職業選手,「對我來說,這是失而復得,能夠多打一年都是都是賺到的,因爲以我 44 歲來說,我絕對是圈內屬於能力往下滑,不是在上升期,但我還想繼續挑戰,因爲我太喜歡比賽,我想要一直競爭下去,因爲那種刺激感,不光是贏,也包含輸的一部分,那個感受都很強烈,有人說這是賭徒心態,你會沒辦法忘記那個刺激感,我就一直反覆的回去(比賽)。」向玉麟說。

「我期望把有競爭力的年紀上限往上推,看可以推到幾歲。」向玉麟說。另一個目標,是發現臺灣欠缺電子競技相關人才,像是如何更有科學化的訓練,醫學或心理學如何幫助選手等等,他也期望去建立一套完整的選手訓練制度。

向玉麟跟圓剛都在 2012 年前後面臨關鍵轉捩點,卻相互幫助走出一片天。

向玉麟 10 歲開始接觸格鬥遊戲,2012 年差一點無法繼續時,生涯遇到貴人,開始在圓剛專心訓練,近幾年更多次拿下好成績;圓剛 2012 年面臨轉型考驗,過去以電視卡爲核心業務,但隨智慧電視問世,第四臺觀衆下滑,電視卡需求不振,2012~2013 年是圓剛近 10 年營運谷底,但如今也轉型成功,圓剛跟向玉麟相遇時兩方都在谷底,卻因爲互信互助,幫彼此開了一扇窗。

圓剛董事長郭重鬆(左)與亞運電競選手向玉麟(右)接受本報專訪。記者葉信菉/攝影

亞運電競選手向玉麟(前排左二)爲圓剛贊助電競選手,奪牌後回公司接受獻花。記者葉信菉/攝影


Copyright © 2024 蓉琬小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