蓉琬小站

海納百川》臺版「逃兵追緝令」(洛杉基)

Astrid Leo

海納百川》臺版「逃兵追緝令」(洛杉基)

44歲祝釩剛失言惹火明道消失台灣2年 驚人近況曝光

逃兵追緝令的官方宣傳海報。(網路)

年代旅遊今被撤照 品保收近800人申訴將啟動保險理賠

近日在影音串流平臺播放的韓劇《逃兵追緝令》,描述了軍中老兵對菜鳥們的殘忍霸凌,讓許多受不了霸凌的士兵,不顧一切逃出軍營數日不歸,成爲了被緝捕的逃兵。而負責緝捕的憲兵,則在全國各地尋找逃兵的下落,鍥而不捨,衍生出許多感人的故事。

此韓劇讓我想起當年在臺南服預備軍官役時的一段經歷。我當時的職務是少尉連輔導長,佔中尉缺。也曾經被營部派出去追緝逃兵,讓我也經歷了類似這部韓劇的人生故事。也讓我見識到社會底層那羣人,如何在夾縫中蠅營狗苟,夾着尾巴做人的血淚真相。

有一位士兵從部隊裡逃走數日不歸。據他的同鄉告知,他加入一個歌舞團跟着到處走唱。我根據這個同鄉給的地址找到這個歌舞團所在的戲院,但他剛好離職回到北部。於是我坐上這個歌舞團所擁有的一部破舊遊覽車,跟着他們從南部戲院移到北部戲院。我請示了上級,准許我跟車到北部,設法轉往這個逃兵家裡去家訪。所以就跟着她們這羣鶯鶯燕燕,同車一起北上。

途中與這些因爲家境不佳或遇人不淑,或家裡欠了一屁股債的女演員們聊天。聽到她們曾經被賣身、被渣男欺騙感情與金錢、經常被戲院老闆性騷霸凌的血淚史,令人感到無比同情。她們的歌舞團,爲了拉攏客人,總會輪流派出這些女演員出場跳段脫衣舞,用以吸引部隊放假、一大早就在街上閒晃的阿兵哥,與幾個每天帶着便當,在戲院混一整天的中老年阿北們。這些人就是她們歌舞團的基本客戶。

阿兵哥週日放假,總會設法到暗黑的小戲院去看錶演,演到一半,就會突然插入一段脫衣舞,讓這羣許久看不到女人的豬哥們,看了激動不已。如今我能近身於這些脫衣舞娘聊天話家常,讓當時年輕的我,感到有點不自然。畢竟在臺下所看到濃妝豔抹的她們,與如今素顏得如鄰家女孩的她們相較,反差極大,感覺像是來自兩個不同世界的人。

美債殖利率上升打壓日圓 比特幣站上67,000美元

聽她們聊起悲慘的際遇,說到傷心處還會頻頻拿手絹拭淚,讓我突然對這羣社會底層的人,感到無比同情;不再心存邪念,而是以鄰居女孩的心情對待。

與這羣歌舞團女郎分手後,來到這個逃兵家裡拜訪。看到士兵家裡家徒四壁,父親因癱瘓躺在牀上,母親靠打零工賺錢。這個士兵從軍營逃跑,就是爲了能打工賺點錢,貼補家用。那時候的軍餉,少到連買張臺北來回的莒光號火車票都不太夠。所以可以體會這個逃兵想到營區外打工賺錢的心情。

恒瑞医药高管离职潮:新任首席医学执行官辞职

給逃兵的母親留了話,請他回家後,立刻與連部聯繫,我會設法幫他請假,不讓他成爲逃兵而被通緝。 最後他終於在幾個月後,回到部隊,處分是在憲兵隊監禁一個月。我還曾經帶着冬衣到牢房裡去看他。他一再向我致謝,謝謝我去他家探望他父母,給了她們極大的安慰。

塞爾蒂克完美組合恐怖如斯 勇士被血洗怎能不懷念伊古達拉

退伍後,我還常會想起這段往事,與那羣在歌舞團討生活的女孩。後來我再也沒去看過一場脫衣舞,因爲我不忍再看到這羣苦命人,爲了能賺到一口飯吃而踐踏自己的尊嚴。(作者爲自由撰稿者)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

楊十六 小說
想吓人的贞子酱

告别假掰文化

MLB/大都會引進啦啦隊遭質疑 老闆酸回「本質迷」


Copyright © 2024 蓉琬小站